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150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凡世歌 > 章节目录 第1000章 诸神坟场,逐鹿之野!

第1000章 诸神坟场,逐鹿之野!

150中文网手机站:m.11zw.org 一秒记住:15小说网 m.15xsw.net    刘华陽看出他们有点不耐烦了,咳嗽了两声强装镇定地说道:“作为组长,我觉得咱们组最重要的责任就是做好后勤保障工作,除了日常的执勤之外还要注意搜集药铺里的药材,好在战事开启的时候治疗伤员。”

    “这个主意好,只是我们不懂药理,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啊。”

    “你们不懂我懂,按照我的方法做就行了,我会慢慢教你们的。”

    敢情刘华陽是个大夫,还能用仙术治病,这感情好误打误撞地多了一个医疗队。

    再说下一个,石头猴。

    猴山弟子石头猴,猴脸道人的亲传弟子,长得尖嘴猴腮,瘦瘦巴巴真跟个小猴子似的,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石头猴肩膀上的真猴子却肥了吧唧的,可见日常伙食不错。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叫石头猴,来自猴山。猴山想必你们都知道,位于入蜀之地,是蜀山的大门口,我们猴山一直以来都是对抗魔教的最前线,所以猴山弟子都是能征善战的,我希望你们和我一样,也变得能征善战,在战场上打好仗多杀敌。

    我做组长,咱们除了日常的巡逻之外还要做好操练工作,要做到像士兵一样遵守纪律、善于战斗,操练的过程会很枯燥,如果谁有困难可以现在提出来,我会去和方白羽申请给你们调班的。”

    “战场杀敌,保卫蜀山,责无旁贷。”没想到大家一致拥护他的决定,没有一个拖后腿。

    “那好,就这么定了。现在,整齐站队报数,以后数字就是我们的名字,一切为了蜀山。”第一印象真的太重要了,误打误撞的选了猴山石头猴做组长,多了一个大公无私的战斗班。再看下一个,普陀上人。

    普陀山普陀上人,所有组长中年级最大的一个人,现年已经三十岁了。普陀上人名义上是道士,其实对佛宗的横练功也有着很深的研究,虽然长得肥头大耳,却是面容干净一根胡须都没有,头上留着一层发茬,大概是为了给自己与和尚做个区分吧。

    “我是普陀上人,来自普陀山。”别看他笑的像弥勒佛似的,其实声如洪钟,“弟子中间我年纪最大,却不愿意称长,以后直接叫我上人就行。各位知道,我们普陀山与佛教有些渊源,山上的人都是吃素的,一点肉腥都不沾,日常也是以苦行为主,所以生活上不能与各位保持一致。不过我想,这并不影响咱们组的团结,因为咱们有着同一个梦想,就是战胜魔教维护蜀山的荣耀。

    我普陀上人在这里表个态,愿意破除门户之见将山上的横练功无偿的传授给各位,好提高各位在战场上存活下来的几率。”

    “我也愿意,我们山上也有独特的修炼法门,我也愿意和大家分享。”

    “我也是。”

    普陀上人以自己大公无私的精神,打开了一片新局面。

    最后说一说方白羽,方白羽的介绍就很简单了,他直奔主题:“大家好,我是方白羽,掌教门徒,分组的时候情况已和大家都介绍了,我有着小组长和总组长的双重身份,又是掌门弟子,兄弟们日常生活中遇到什么难事都可以和我说。

    等下咱们先自我介绍,然后开始分组,三人一组自由组队,落单了我再安排,就这样。”

    ……

    精诚团结,后辈充足是一个门派强大的有力保证。

    方白羽那边掌教是放心的,无论是资质还是悟性,白羽都是一顶一的,一定能把问题处理好,自己这边才真的是些难啃的骨头。

    三十岁以上的仙人大多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门派之见、利益算计都是不可破除的,想让他们团结一心做件事情,难啊!

    大会开过之后,峰主们又聚集在一起开了个小会,会议的内容主要围绕怎样布阵,谁去布阵,布阵的法宝谁出三个方面展开,最大的问题便是布阵用到的法宝。众所周知,法阵的成形需要三个重要元素,即阵眼、阵胆和阵骨。其中的阵骨和阵胆都是由法器依合地势建成的。

    那么问题来了,汝阳城那么大,想要在城内布阵必然需要很多的法器,那么这些用来布阵的法器谁来出呢,谁愿意平白交出自己辛苦得到的法器呢。

    其实这一环,掌教早已想好了解决办法,但是场间之人无一人附和是他没有想到的,他有些失望,更多的是心寒,联想到魔教门徒悍不畏死的血祭自爆,以后的仗可怎么打啊!

    先是点点头,然后摇摇头,掌教确认了众人的心意感到非常失望,请翠兰轩主来到上座,对他说:“轩主,若是汝阳城丢了,再多的天才地宝都会落入别人的口袋,你懂我的意思吧。”

    翠兰轩主微微笑着道:“掌门啊,不用您开口,我翠兰轩也会全力支持您的行动,只是有一件事情请您明鉴,翠兰轩虽然天才地宝不少,但要支撑覆盖整座城市的强大法阵还是很困难的,您懂我的意思吧。”说着,他从腰间摘下一串钥匙,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翠兰轩的宝库就在这座宅子里,呆会儿带大家过去看看,里面宝物不少但多以古玩字画居多,真说拿的出手的法器没有几件。”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掌教眉头仍然没有舒展,宝剑一样细长的眼睛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沉了沉,右手忽然在虚空下一抓,一把青钢剑被他抓在手上,“这是我年轻时用过的宝剑,算的上一件宝物可以用来布阵。

    白鸟峰、碧池峰、紫露峰、朝华峰、明月峰、末日峰。六座主峰峰主做好表率作用,每人拿一件趁手的兵器出来布阵,咱们的戮神阵阵眼本就是咱们七人,你们一人拿出一件趁手兵器放在阵中,对于阵法的形成也有好处。”

    “是,谨遵掌门之命。”话说到这里,六座主峰峰主自然不能推辞,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了。

    掌教点点头道:“除了法器之外,戮神剑阵的布置还需要依据地势,轩主,城中的环境你是最熟的,等下陪我走走。”

    “当然没有问题,掌门真人。”

    “那好,咱们立刻行动。”

    散会之后,峰主们暂时回到各自的住处休息,掌教在翠兰轩主的陪同下在城内转转,选择布置阵法的地方。走在汝阳城宽敞的街道上,掌教不禁感叹一个边陲小城能够建设成这样,轩主真的是个能人。

    “蓬莱岛的众仙友什么时间能到啊?”掌教有一搭无一搭的问。

    “这个可说不好,要看岛主的心情了。”翠兰轩主的语气像是在挖苦讽刺岛主的为人。

    “炎真那边怎么样了?”

    “密探最后一次来报是在一天前,昨日和今日都没有消息传来,说不定已经被拔除了。炎真若胜了一定会屠城,探子也就发不了信了。”

    “你猜猜,若他胜了下一步会怎么做!”

    “估计会远上帝都吧,继续积攒力量等待汝阳城的大决战。”

    “我倒觉得炎真实力得到成长,会马上回头打汝阳,和蜀山决战。”

    “为什么?”

    “他忍耐不住的,迫不及待地要致蜀山于死地。”

    “那倒是好,早些决战大家都轻松。”

    “他一定也知道为了对付万骨血阵,咱们的主力都集中在一起,所以一定会调动全部力量来攻打汝阳,给咱们来个一网打尽。”

    “想不到小小的汝阳城居然成为了正邪会战的最终战场。”

    “若不是你在,汝阳早就被拔除了。”

    “谢掌门救命之恩。”

    “互相帮助而已,说什么谢。”

    “哎,可惜了,魔教还没打过来的时候,华严寺的和尚们就早早的离开了,若他们在,情形可能好些。”

    “道士们乱世下山,盛世闭关;和尚们乱世闭关,盛世下山。这是咱们两派教义不同导致的,由他去吧。”掌教停下脚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此地可做布阵之地。”

    “恩,记下了。”

    “轩主,你可听说过逐鹿之野!”

    “上古时期轩辕皇帝和蚩尤魔帝决战的地方?”

    “正是!”

    “怎么想起提它了?”

    “帝经有云:逐鹿之野位于山道趋缓,四面开阔少水之地,你不觉得和这里很像吗!”

    “您的意思是汝阳城就是逐鹿之野?”

    “轩主,真人面前何必说假话呢,你当年到底为什么选择了汝阳作为自己的落脚点!”

    “哈哈哈哈,掌门您说笑了,我来汝阳纯粹是没地方去了,只能落脚在此。”

    “传说逐鹿之野乃是众神的坟场,炎黄部落和九黎部落在此决战,死了数不清的人和神,甚至造成持续性的灾害。逐鹿之野的地下埋藏着数不清的神骨与神器,发现它们足够让人成为一方领袖。

    翠兰轩内持续不断地拍卖些稀有的宝物出来,如果轩主你一直受到蓬莱岛岛主猜疑的话,那么这些天材地宝都是从哪里得到的呢?”话到此处,掌教目光如炬地望向轩主,一脸的严肃既像在告诫对方不要在自己面前撒谎,又像在劝导他将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在掌教锐利的目光下,翠兰轩主本就没有血色的面孔变得越来越苍白了,他的目光是看着地的,久久注视不愿与掌门对视,从来没有出过汗的脸持续不断地往外冒着热气,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流不出汗的。

    “到了这一步,我也没必要再掩饰了,轩主,我要知道关于逐鹿之野的所有秘密!”直到掌教又一次逼问,翠兰轩主往后退了一步,终于抬起头,而这次抬头的时候,他的目光之中多了几分冷冽和不退让:“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保持现有的关系不好吗!”

    “蓬莱岛主就快到了吧,在岛主的面前保住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你再有很多事情隐瞒的话我将不得不怀疑你合作的诚意。”

    “厉害,不愧是蜀山掌门,看上去老城守旧,其实心思缜密,你是什么时候发现逐鹿之野的事情的,还是压根就是猜的故意试探我。”

    “我对你的怀疑早就有了,毕竟一个小小汝阳城不断流出一些珍贵的法宝,可当时我还不能确定翠兰轩内流出的宝物是不是蓬莱提供给你的,直到你那天来找我,说出自己与蓬莱尴尬的关系,我终于确认了,汝阳城的地下一定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哈哈哈,聪明,真的是聪明人,难怪你拉我出来,又选择一个如此僻静的地方与我谈话。”

    “我只是希望咱们的合作可以更坦诚一些。”

    “就算从我口中知道了真相又能怎么样呢,你堂堂蜀山掌门会在意那些宝物吗。”

    “我在意的是你的心意。”

    “好,话都说到这了那我就照实告诉你,不错,此地就是逐鹿之野。不过我没有对你撒谎,我确实是因为地位太低被人连续轰出了金陵和帝都,被逼无奈才来到汝阳的。汝阳城当时只是一个边陲小城,我就算再有本事,在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地方也只能毫无建树,直到一次意外让我发现了一件东西。”

    “什么!”

    “我发现了一件盾形的法器。从人类掌握修仙的方法开始,锻造的法器一直以剑形为主,绝少出现盾牌、长矛之类的异形法器。当看到盾形法器的时候,我马上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加大力度搜索果然在附近的地方又发现了很多样式雷同的异形法器,甚至神骨。后来我遍寻古籍,终于找到神骨和法器出现的缘由,原来汝阳就是曾经的诸神决战之地逐鹿之野。我这才知道,自己因祸得福得到了一片巨大的宝藏。

    于是我建立了翠兰轩,打造了拍卖场,通过拍卖场复杂的环境偶尔卖出一两件珍贵的宝物,获得大量钱财,从而越做越大。”

    “诸神的坟场在哪里!”

    “呵呵,掌教你不要太过分了!”

    “你应该知道,既然是在全城范围内布置阵法,发现诸神坟场是早晚的事,与其被别人知道秘密从而越闹越大,不如咱俩共同保守这个秘密。”

    “原来在城内布置法阵竟是为了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希望咱们的合作是坦诚的。”

    “坦诚?哈哈哈,以我对您的了解,您一定是知道些什么吧,关于诸神坟场的。”

    “我知道的都是古籍中记载的,只不过蜀山的古籍比较多,关于诸神坟场的记载相对详实,仅此而已。”

    “比如呢,您看到的古籍中都记录了什么!”

    “比如,你长生的秘密!轩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已经不是人了吧,你应该出不了汗还要定期饮下少女精血对吧。”

    随着掌教说出这番大胆的推测,翠兰轩主虎躯狂颤,难以置信地望向对方,心中涌起惊涛骇浪——果然,他太小看蜀山的领袖了,万万没有想到掌门真人窥一斑而知全貌,只通过一个细节就能得到所有的答案。

    “你知道,我的目光就像一把道剑,是非常锐利的,几乎没有什么能瞒的住我。轩主,你皮肤雪白,身上没有毛孔不会出汗,又能长生不死,这些都是吞噬了神骨并且成功与神骨融合才会出现的特征。但你面色过于惨白了,脸上毫无血色,看起来是神骨的融合还有瑕疵存在,神骨无法源源不断地为你提供生命力,所以只能定期喝下少女精血补充力量,我说的没错吧!”

    “好一个蜀山掌门,我小瞧你了。”

    “说吧,现在把秘密说出来还来得及,等到你们岛主来了,你连说出秘密的机会可能都没有了,蓬莱岛历史比蜀山更悠久,他看了你的样子马上就能猜到你究竟干了什么!这也是你特别害怕见到他的原因吧!”

    “哈哈哈,比起岛主,我说掌教大人,你就不怕把我逼急了和你鱼死网破吗!”

    “轩主你是生意人,只要利益到位什么事情都可以拿来商量不是吗,你应该很清楚,目前阶段你我的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我更要提醒你,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如果这件事情传了出去,你的翠兰轩现在已经被推平了。”

    翠兰轩轩主沉默了,他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没有想到忽然变成了这样,他沉默,他犹豫,他沉思,他搞不清楚掌教为什么要突然对他发难,良久良久,终于做下决断,“掌门真人,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你不回答,就算拼个鱼死网破我也只能奉陪到底。”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诸神战场的所在地?”

    “没错!蜀山都是剑仙,诸神战场留下的东西对剑仙来说就是累赘,你为什么非要去呢,你真的在惦记那些宝物吗!”

    “既然你这样问了,那我也就开诚布公的告诉你。诸神战场非常重要,重要在它的存在能够解答很多历史的谜团,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它。此外,神骨和法器我也要全部收走,别的不说,万一汝阳城被攻破了,那些东西被炎真找到并加以利用,对蜀山来说将是彻头彻尾的灾难。”

    “东西你也要,神骨你也要,那我呢,你让我翠兰轩喝西北风去吗!”

    “历经几十年时间了,诸神战场上遗留的宝物,但凡有点价值的只怕早就被你收入囊中了,剩下的那些普通的宝贝,对你来说价值不大。”

    “也足够打造一支军队了。”

    “所以我必须将它们收走,防止你狼子野心打造属于自己的军队。轩主啊,你还没有找准自己的定位,你只是一城之主,拥有情报网络负责辅佐白羽助他振兴蜀山,仅此而已。若说有一天你妄图自立于蜀山和蓬莱建立自己的武装力量,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原来……你早就看出来了。”

    “你狼子野心谁看不出来。大量积攒钱财笼络人心,建立覆盖人间的情报网络,掌控数量庞大的法器,不断吞噬神骨祈求获得神的力量。本来以你的实力并不足为惧,可是神骨是可以助人长生的,你活个几百年一千年活成了老怪物,再发生什么事情可就说不好了,所以我要提前浇灭你的野心。与此相对的,在蓬莱岛主登陆的时候我会帮助你,这才是公平对等的交易。”

    “好,真的好!”翠兰轩主充满挖苦的拍手,“原来我苦苦隐藏的野心别人只需要一眼就能够看穿,不愧是蜀山掌教,我小瞧你了。”却在话音刚落的时候跪在了地上,翠兰轩主终于下跪,向着蜀山掌门李易之:“我败了,败的彻彻底底,我愿向您尽忠,掌教!”

    “不必行此大礼,咱们是伙伴。”轩主忽然低头服软行此大礼,掌教也是手足无措,过去扶他的时候对方却忽然抬头,手中一把金子打造的不知名的利器,角度刁钻毒辣的捅向了掌门真人的心脏。

    掌教冷笑,双手向下猛提一口丹田气“哈”,一道精纯的仙罡腾起,覆盖了全身。

    “刺拉拉!”那柄不知名的法器激撞在掌教的护体罡气上,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竟然无法将气罡刺穿。轩主双脚踩地又往前推了一把,眼看护体罡气就快破了的时候,掌教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啪!”触手之处冰凉一片,而更可怕的是,轩主感觉到自己辛苦积攒下的寿灵流失了。

    他惶恐,他畏惧,他想到了夜下看到的神兽,仿佛明白了什么!

    “你!你不用动剑也能使用夐弘的力量?”

    “呵呵。”掌教抬起脚稳稳落地,然后再抬起,就这样一步一步保持着固定的频率走向了轩主,后者的心在他脚掌抬起落下的固定频率中中沉到谷地,长生无法抑制的恐惧“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他的双拳胡乱挥出,拳风烈烈作响,可是掌教的右手还是无法抗拒地摁在了他的头顶上,任凭他如何拼命挣扎也终究无法逃脱,一片光闪耀,辛苦积攒的寿灵源源不断地被抽取,轩主惶恐极了,双目圆睁死死盯着掌教,整张脸都扭曲了:“求你放过我,放过我,我服了,服啦!”

    “真的?”

    “我服啦,掌教,饶我一命吧!”

    掌教撇嘴一笑,他等的就是这一句话,掌心光芒涌动,刚刚汲取的寿灵又一点一滴地回到对方体内,甚至更多了一些,轩主这才知道,原来传说中的寿剑星魂竟有如此威能,他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小命一直拿捏在对方的手中。

    束缚了身体的力量终于离开,轩主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烂泥一样堆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他身上若是能流汗的话,此刻一身华贵的衣服肯定都湿透了。

    掌教气定神闲地站在他的对面,距离轩主很近却丝毫不担心被对方偷袭,剑一样的眼睛居高俯瞰地注视着轩主,像是在看一条狗:“理解了吗,何为蜀山掌教!以后尽心辅佐白羽能够活的久一点,若是产生了异心就只能死路一条。”原来掌教恩威并施都是为了方白羽铺路,他宁可自己做些脏事也不要弄脏白羽的手,甚至不愿意让白羽知道此番行为,他要方白羽做干干净净的蜀山掌门。

    翠兰轩主堆在地上如同一滩烂泥,那一刻,在死门关前徘徊的时候,他怕了,真的怕了,他有着数不清的财富,有着肉眼可见的荣华富贵,他不想死。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最爱的是江山也终将建功立业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现在才知道,他最留恋的其实是荣华富贵,是权力带来的虚荣,仅此而已。

    他抬起头,又一次抬头,而眼中的光已经完全变了,怯懦和谄媚占据了主导,他爬过去,膝不离地的爬过去,抱住掌教的双腿祈求饶恕,没有得到回应干脆低头叩拜亲吻掌教的鞋尖,后者一脚将他踢开,不容抗拒地道:“找准定位了?”

    “从今以后您让我向东,我绝不向西,您让我吃屎,我连汤带馅一起吃干净,绝不说一个不字。”

    “还有呢。”

    “还有……对,方白羽就是我的天,我会对他言听计从的,就像对您一样。”

    “很好,带我去诸神战场,快!已经耽误太多时间了。”

    ……

    有些人,只有打服他才能听话。

    很明显,轩主就是这样的人。他自视甚高又拥有一定的实力,事事皆占据主动,事事皆稳操胜券,这样的人,你不把他的所有自尊心自信心打掉,怎么可能服你,怎么可能对你言听计从。

    可惜的是,轩主遇到的人是掌教,掌教手里有着轩主最畏惧的东西寿剑星魂,那是能够吞噬寿灵的神剑啊,对于轩主这样活了近百年时间的人是杀手锏。

    于是,被打掉牙齿的轩主选择了臣服,再也不敢生出丝毫不敬之心,他手中的利刃甚至无法撕碎掌教的护体罡气,那还有什么可反抗的,任命得了,做条狗总归有骨头吃,总好过死无葬身之地。

    他却不知道,挡下他奋力一击的不是掌教的护体罡气,而是夐弘的血肉之躯。其实他忽然跪地服软的举动实在太过突然,掌教早就生出了异样的感觉,有了警戒之心,一早将夐弘调动出来护住了自己,只不过夐弘本体如真似幻,与护体罡气融为一体轩主也发现不了。因为有神兽夐弘的加持,他手中的利刃才无法洞穿掌教的身体,他才会一败涂地,较真起来都是夐弘的功劳。夐弘带来的压力太大了,一举压弯了翠兰轩轩主的脊梁,让他再也抬不起头来,永远别想。

    有了刚才的经历之后,他和掌教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不敢与掌教并肩而行了,像个小弟似的跟在后面,不敢稍有僭越。

    “到底是你带路还是我带路,你总是走我后面故意拖延时间吗!”掌教有些不高兴了,虽然他明知轩主是敬畏他,不敢越雷池一步。

    后者只是被骂了一句,脸上就现出巨大的恐惧,显然已成为惊弓之鸟,也别说,他这个层级的人已经几十年没有遇到过生命危险了,忽然在鬼门关前走一遭肯定会不适应。

    慌不迭地向掌教道歉:“您的地位尊贵,我怎能走到您的前面。”

    “你正常点!堂堂翠兰轩主如果在别人面前也对我唯唯诺诺的像什么样子,会引起别人疑心的。”

    “我只是……”

    “没关系,咱们还像过去那样相处,你只要完成我交代的事情就好了。”

    “是,我懂了。”得了掌教的恩准,轩主终于走到了他的前面,开始带路了。

    掌教却道:“目的地到底在哪,能够躲过城内无数人的眼睛总不会是什么显眼的地方吧。”

    “嘿嘿,这个您就有所不知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我如果将翠兰轩建在诸神坟场的上面,那么早晚会被些心术不正,觊觎翠兰轩宝物的人发现,所以干脆将他安置在一片最特殊又最显眼的地方。”

    “到底是哪?”

    “化粪池!诸神坟场就在汝阳城唯一的一片化粪池的下面,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所有在化粪池工作的人也是又聋又哑,是我特意找来的。”

    “化粪池?”掌教细一琢磨,“果然是既显眼又特殊的地方。”

    表面有多繁华,背地就有多肮脏,一个繁华的城市每天产生的秽物要以吨来计算,这些秽物会被统一收集到一个地方进行发酵处理,然后再寻地掩埋。为什么非要先发酵再掩埋呢,因为秽物如果直接运出城,在运输的过程中实在太臭了,会搞得整座城市乌烟瘴气,发酵过后味道没那么重了,产生的新物质还可以做农民的肥料,出城的时候就不再那么乌烟瘴气。可有一点,用来发酵秽物的池子却是恶臭扑鼻难以接近的,人人闻到气味都是避之唯恐不及。它所在的具体位置,就在汝阳城北城城墙的墙根下。

    终于得到具体地点,掌教和轩主快步走过去。

    城市就是这样,越是中心人流越密集,反之则人流稀少。汝阳城有两座城门,一座向西开,一座向东开,南北是没有城门的,这是因为汝阳位于边塞,防御作用要凌驾于贸易,所以只有东西两侧城门开了城墙。一条主干道连接在东西两座城门之间,是汝阳城内最宽阔的一条道路,往来的商贾都是从此通行,南北两座城墙之间却没有直通的道路,也没必要直通,毕竟南城墙下是练兵场,北城墙下是化粪池。练兵场就是现在白羽所在的地方,而化粪池掌教刚刚到。

    距离化粪池还有很远,已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更有苍蝇乌泱泱的飞。刚开春的天气,苍蝇却一大片一大片的,可见里面有多脏。

    “这里以前是做什么的?”掌教以仙罡护体阻挡蚊虫,还要用袖子堵着鼻子阻挡恶臭。

    “我来的时候汝阳城还是一座边陲小城,要什么没什么;我来了之后,特别是发现了诸神坟场搞起了拍卖的生意之后,汝阳城原有的规模就不够看了,于是我出钱为城市扩建了城墙,将诸神坟场包在了城墙里面。”

    “这么说诸神坟场以前在在城外喽?你干嘛非要把它包在城里面?”

    “掌教您有所不知啊。人国和蜀山不一样,人国是佛宗和皇权并行,一座城市旁边就要跟着一座僧院,城市在墙里面,僧院在墙外面,换句话说,城市外面有很多僧人活动,僧人是修行者,我怕他们发现蛛丝马迹所以将城墙扩建,把诸神坟场包了进来,远离僧人活动的区域。还有一个原因,您知道边陲城市进出城都是需要严格审核的,如果我频繁的携带些贵重宝物进进出出,就算买通了官兵也很容易被发现。两点综合在一起,我就趁着城墙扩建,把诸神坟场围在了城内,再在坟场的上面建起了化粪池,请来聋哑工人日夜作业,由此将秘密保存到今天。”

    “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诸神坟场的存在吗?”

    “过去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现在还有您。”

    “呵呵!”到了化粪池的外面,苍蝇蚊子更多了,甚至连空气都变成了黑色,是天上飞行的蚊虫过于密集导致的。三米高的院墙围着一片地,就是所谓的化粪池,里面有着很多大池子,工人们拿着铁锨在池子里搅啊搅啊,像是在帮助那些秽物发酵。

    好恶心,难怪没人来。

    掌教跟着翠兰轩主走到坟场内部,里面的工人并没有对他们的到来感兴趣,自顾自地干活。他们径直穿过化粪池,一直向前走又从后门出来,掌教这才知道化粪池除了有前门还有后门,后门所在的院墙距离城墙大概两三米远,抬起头来能够看到士兵在上面把守。

    “你不怕每天进进出出被士兵们发现?”

    “污秽之地没人愿意多看一眼。”轩主走出后门,沿着院墙往左走,最终来到一片臭烘烘长度得有两人多高的杂草丛中,摸索半天终于找到一个结界符号,轩主双手结了个法印摁在那个结界上,结界放光,一扇直通地下的门“吱呀呀”的开启了,掌教往头上看去,士兵们全部站在城上眺望着远方的敌人,没有一个注意身后事,心说:翠兰轩主稳坐汝阳这些年,果然有其过人之处。

    轩主带路,两位位高权重的人相继钻入地洞之内,“吱呀呀!”通向外面的门在身后缓缓闭合。

    地洞里面阴暗潮湿,一条倾斜向下的楼梯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行,“小心脚下”轩主对掌教是真上心了,腾起仙罡照明走在前面。

    “啪嗒、啪嗒、啪嗒。”走路的声音和水滴滴在地面上的声音交织回荡于耳边,大概往下走了两千多层台阶,地势终于趋缓了,甬道却还是一如以往的狭小,可见平日里来此的真的只有轩主一个人。又往前走了两里多路,掌教感觉应该是出城了,这时候,前方视野忽然变得开阔,不止空间开阔,甚至墙壁上还悬挂了永明灯。不远处,两扇红漆铁门紧密地对合,一丝缝都没有留下。

    “诸神坟场就在门的后面。”轩主毕恭毕敬地对掌教说,说实话,他如此巨大的变化搞得掌教有点不适应,感觉别别扭扭的。

    “开门吧。”掌教道,他知道门上有结界。

    果然,轩主又一次结印,这一次手中的印法与下井时不同,可见他有多小心。结印之后保持法印形态往门上摁去,随着一道亮光闪耀,沉重的铁门开了,一片巨大的光芒几乎恍瞎了掌教的眼睛。

    掌教起初有些担心,担心轩主是否会贼心不死,趁着这绝好的机会偷袭他,因此腾起仙罡防御,没想到轩主压根没那么做,甚至主动站在他前面挡下刺眼的光芒,掌教心中不由得佩服,心说果然是生意人啊,就是懂得权衡利弊。

    到眼睛适应了以后,掌教走过门去,发现自己此时正站在一处高台上,远方被黄土淹没的地方静静地趴伏着一具具巨大的骨架,即便相隔万年,可也感受到其中散发出的凛冽威压。

    “没错,这就是诸神坟场逐鹿之野!”

    尘封的历史终于要浮出水面。

    ……  www.7biquge.net 7笔趣阁[记住我们:150中文网手机站:m.11zw.org]